综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  股票

  • 央行释放加强风险管控信号,应对形势变化
  • 清华报告建议:用15年时间推动4亿人口迈入中等收入群体
  • 年内首次降准今落地:8000亿资金在路上,房贷利率要降?
  • 制造业减税降费打响第一枪 预计全年降成本逾千亿元
  • 货币政策有的放矢,为制造业提供充足“弹药”
  • 央行再定调货币政策折射什么信号?
  • 央行2020年工作会议明确七大工作重点:保持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是重中之重
  • 减税降费助力实体经济发展
  • 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
  • 本市经济逐步跑赢全国增速
  • 中国的茶文化——关于茶叶的小知识
  • 三国时期的饮食文化:在三国时期人们通常吃什么有米,肉,鱼吃吗
  • 蒙古万夫不当的绝世猛将,历史上真实的郭靖
  • 历史上古代妃子她们的生活富裕吗?俸禄是多少?
  • 第一个在历史上为男人“吃醋”的女人,皇上被他们的爱情感动了
  • 为何在《水浒传》里李逵要杀扈三娘全家?原因其实很简单
  • 为什么历史上汉人所建大一统王朝的疆域,比不过蒙元与满清时期的版图?
  • 历史上开皇之治隋文帝是怎样开创的
  • 在历史上,千金小姐是足不出户,并且,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那么,她们是怎样保持自己的身材的呢
  • 历史上为什么只有汉朝出现了两个统一王朝,在其它朝代却没出现过
  • 期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证券

  • 《水浒传》一直忠心的李逵,为什么在他提出建议归顺朝廷,会立即投反对票
  • 为何说《水浒传》中母夜叉孙二娘是最悲惨的女性?
  • 红楼梦:为什么贾母的丫鬟鸳鸯称平儿是发小?是与王熙凤的身份有关的
  • 水浒传中, 能逃出飞云浦除了武松还有谁? 答案令人感到惊讶
  • 在历史上战斗力最强的四位猛将,
  • 蜀汉在历史上的人才本来就不是很多,为何还不重用马超
  • 为何在三国中赵云三枪没刺死周仓呢?
  • 在红楼梦中,贾惜春出家为尼的原因
  • 在水浒传中,武松血溅鸳鸯楼时,玉兰为何他还要杀?
  • 培养了3位名徒, 三国中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,最后一位名震四海
  • 春秋战国时期,文人墨客游走各国,从而,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
  • 宋代流传千古的两句诗
  • 历史上的初唐四杰是惊艳了整个唐朝的文人墨客
  • 苏轼,一位像月光一样纯净的诗人,伟大的文人墨客
  • 南北朝的文人墨客在文学创作上的不同
  • 中国最出名的三大古楼,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,那座楼更胜一筹?
  • 历史上因为写诗而招致祸端的文人
  • 文人墨客为什么都喜欢称赞项羽而不是刘邦?
  • 天山天池也是文人墨客的向往之地, 是个值得去的好地方!
  • 唐朝的文人墨客能文能武,和宋朝相比,他们都是硬汉!
  • 伤感散文

      落落细雨,凝结了手掌的执意,流年水痕,落寞了轻指的年华。那朦胧的岁月,弥藏着幽韵,流淌在心中的记忆,是那样的芳菲不尽。浮萍点梦,轻沙抚月,那过往的烟云,似一场雨花雾,朦胧而来,悠悠而去,不再等候我们的青春。红尘阡陌中,再一次追逐逝去的风,那真挚的友情在心头萦绕。  回首朝时,那青涩的模样,青涩的青春。久违的校园里,繁花依旧,红绿交杂,在那羞涩的年华里,形成春风化雨般的景致。林间跑道,红樱点点,曾经那挥洒的汗水,拼搏的决心,还有那高呼的助喊,一幕幕是那么的真实,却又随风消逝。教室里,朴旧的桌子整齐排列,在那绚白的纸张上,是一支支迅疾飞舞的笔,沙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西川的沉静

    西川的沉静复达像西川这般的村落,必然是沉静的。在沉静中,它渐渐地老去。这个村落距庆元县城27公里,海拔860米,因村西的一条山川而得名。据有关资料记载,明天顺元年(1457年),一姓张的寻访到此,以为是块风水宝地,于是置田畴,成为肇基之始。随后,陈姓、吴姓等相继人住。整个村落就因山势而布,高低谐和,错落有致。我从未见过这么庶几全是黄泥筑成的民屋,层层叠叠,那么有层次地布排着。黄泥墙厚实,碎小的石子镶在其间。似乎少有草筋,泥土成为屹立的支柱。依旧平整的泥墙,或者墙壁上已分化出一棱棱的粗犷线条,令人回想起充满泥浆磁场的《打墙歌》,一堵堵的泥墙就在这般的场景中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朱自清散文

     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--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里呢? 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;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。在默默里算着,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;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,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,没有声音,也没有影子。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。  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着;去来的中间,又怎样地匆匆呢?早上我起来的时候,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。太阳他有脚啊,轻轻悄悄地挪移了;我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大河之舞

    大河之舞邵玉田我的故乡,在苏北里下河的一个小镇。镇前后横卧着两条河,一条叫朱沥沟,一条叫蟒蛇河,连接着西南十几公里的大纵湖。大纵湖上游,南有鲤鱼河、中引河,连接宝应的大溪河;西有南周河和横字河,连接兴化的沙黄河。湖水流人下游的蟒蛇河,经镇西的三里窑向北至九里窑,与新洋港河并流,然后直人黄海。据北宋年间的水文测量史料记载,与里下河其他湖泊一样,大纵湖也是由古潟湖演变而成。有湖必有河,湖与河相应而生、相依为命,这是从无到有的创生。大纵湖与这些密密麻麻的河网,像生命的血液,流动了近千年,流域达九百多平方公里,湖与河,也融汇于民族文化的江河之中,孕育和繁荣了海盐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爱情散文选

      江南的五月,是水嫩水嫩的五月,是青瓦白墙的五月,是古寺云绿的五月。  走过镶金砌玉的玉带桥,再向里走就是令人神往已久的莲湖书院。  青石铺路,红木雕栏,路旁更有几许翠竹掩映,竹影自顾自的婆娑。走在曲折回环的画廊中,四周都是湘妃竹偎红倚翠的影子。竹叶欲语人未语,竹子迎接我清凉的脚步,氤氲我的好奇。恍惚间,仿佛有竹子一样的女子牵衣引路、牵我诗意满满的衣袖。待回头,却只有风声飒飒、雀影横斜。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独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东坡居士早我一千年就等在这里了,我到来时,还可听到他穿着木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那杯茶与那株花

    那杯茶与那株花邱明淑盛夏的阳台,铺满阳光。紫红色的牵牛花很努力地爬上防护网,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绽放;墙角的两株三角梅惬意地舒展着腰身,随风起舞;刚浇完水的红豆杉,挂着一身水珠,晶莹剔透,清润养眼尤喜那株海棠,披着一身红在绿叶的映衬下分外夺目,恰似当年凌宇先生家里的那株红艳艳的花。那是一株什么花呢?那个为我沏茶的长者,这会儿正在于什么呢?神采飞扬地授课?聚精会神地阅读?凝神静气地书写?兴趣盎然地填词2007年7月,应我校文学院之邀,凌宇老师、剑华老师和寿桐老师来学校讲学。由于工作原因,我只有幸聆听了剑华老师的讲座,没能聆听到凌老师和寿桐老师的讲座,至今都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弟子规

      李毓秀,字子潜,号采三。新绛县城关人,国学注选县丞,生于清代康熙年间,卒于乾隆年间,享年八十三岁。清初著名学者、教育家。从师党冰壑游历近二十年。精研大学中庸,创办敦复斋讲学。来听课的人很多,门外满是脚印。太平县御史王奂曾多次向他请教,十分佩服他的才学。被人尊称为李夫子。他的著作有《弟子规》、《四书正伪》、《四书字类释义》、《学庸发明》、《读大学偶记》、《宋孺大文约》、《水仙百咏》等,分别藏于山西省图书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。  特别是《弟子规》(初版时称《训蒙文》,浮山贾木斋修订为《弟子规》),辗转翻印,流传甚广,成为清代至民国年间通用的儿童启蒙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优美散文

      生活是一种仰望,看得见是满足,看不见就会憧憬,而我喜欢憧憬,总感觉看得见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没有痕迹,稍纵即逝。也许这样的方式对其他人人来说有点虚无,但是对于我来说是最合适的不过的。喜欢没有方向的风,这样就不会顺着它的脾气,丢失了自己的本真,我想我可以在凌乱的风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,笑逐颜开,尽管会很难,但是花开的季节,我能看见的除了它的美丽,还有它的消亡,记忆是一种过程,还是一种很混乱的过程,我试着理清思绪,但到头来我理清的除了比混乱还混乱的思绪,看见的还是混乱的思绪,也许我该明白有些东西真的不是说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,凡事都有一定的定数,我们只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竹泉幽静

    竹泉幽静高廷金竹泉,是一个幽静的地方。竹泉,是一个迷人的地方。竹泉,历史源远流长,文化底蕴深厚。相传,很久以前,这里曾经干旱了几年,庄稼不收,人也无法生活。龙王三太子在这里连续降了三天三夜的大雨他对这里非常有感情,后来,趁龙王爷参加玉皇大帝的蟠桃会,他偷偷钻到铜井这个地方,累了就出来歇息一下,由此,就出现了铜井三泉和一个大泉子。由于有了水,生了竹,便又有了村。竹泉,因此而得名。竹泉村就坐落在山东沂南的西北部。竹泉,竹因泉而生,泉依山而出,竹林隐茅舍,户户绕泉流。竹泉,竹林茂盛,鸟语花香,曲径通幽,竹水相连。建筑古新相映,景点错落有致,一园一景,一泉一色,...

    阅读全文

    汪国真散文

      凡是到达了的地方,都属于昨天。哪怕那山再青,那水再秀,那风再温柔。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,绊住的不仅是双脚,还有未来。  怎么能不喜欢出发呢?没见过大山的巍峨,真是遗憾;见了大山的巍峨没见过大海的浩翰,仍然是遗憾;见了大海的浩翰没见过大漠的广袤,依旧遗憾;见了大漠的广袤没见过森林的神秘,还是遗憾。世界上有不绝的风景,我有不老的心情。  我自然知道,大山有坎坷,大海有浪涛,大漠有风沙,森林有猛兽。即便这样,我依然喜欢。  打破生活的平静便是另一番景致,一种属于年轻的景致。真庆幸我还没有老。即便真老了又怎么样,不是有句话叫老当益壮吗?  于是我想从大山...

    阅读全文